中国小微企业为何快速成长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2018-06-26 16:36:29

  一位法国青年代表试骑洛可可公司的折叠代步车。

  法国青年代表在成都菁蓉镇创业园参观。

  路易斯·方丹第一次走在深圳市中心时,忍不住一直仰着头,将手机镜头对准各种各样的摩天大楼。她感叹这和巴黎太不一样了,“我发现了另外一种美感”。

  她打算将照片分享给自己的家人、朋友,并告诉他们“对于法国的中小企业来说,中国充满了商业机会”。

  路易斯·方丹是6月2日~15日来华访问的 “吴建民大使奖”第二届法国青年访问团的成员。让这10位来自巴黎政治学院、巴黎高等商学院、巴黎索邦大学等法国著名高校的青年更为印象深刻的是构筑城市繁荣的内核:创新与创业。在这里,他们为自己心中的问题寻找到了答案。

  “在深圳如果有创意,也许隔壁就是供应商和工厂”

  “中国企业是如何成长得这么迅速的?”这是巴蒂斯特·格朗德克莱克想要了解的问题。在6月8日、9日两天的参访中,他找到了一部分答案,那就是——深圳高度“集成”的创业生态。

  在腾讯众创空间,法国青年看到了新兴的创业孵化机构,如何整合社会资源,为创业者提供资金、成长、场地、营销和流量的支持。

  在洛可可设计集团,法国青年看到倒入开水摇晃1分钟即可将水温降至55摄氏度的杯子、可“一分为三”共享给朋友的充电宝、一句指令就能启动的智能音箱等网红产品。面对这些新奇的东西,每个团员都会上前把玩一番。

  巴蒂斯特·格朗德克莱克意识到,这家2004年创办的工业设计公司,不仅在中国8个城市有分公司,还将触角伸向海外,秘诀在于“多元化的发展”。从文创设计到医疗、航空器械设计再到品牌策划,以及开放给自由设计师的创意众筹平台。“他们可能一开始就在努力尝试不同的方面,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可以拓展到这么大的原因”。

  不仅如此,深圳还有着能将创意快速“变现”为产品的能力。“深圳以创新创意为中心,既有制造硬件的工厂,也有制造软件的网络。这让深圳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显得尤为独特。”巴蒂斯特·格朗德克莱克说。

  从巴黎政治学院毕业的朱丽叶特·博乐也有相似的感受。她曾在上海的一家咨询公司实习,研究的项目恰好是关于中国的创新。但这次随访问团第一次来到深圳后,她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眼见为实”。

  她观察到,“在法国,如果想做一个项目,找到供应商、合作伙伴会花很长时间,相应的成本也会上升,从而导致产品价格更高。而在深圳,也许在你的隔壁就可以找到供应商和工厂,也许在一两个月内就可以拿出一个成品。深圳拥有将生产商和创业公司等各方面都连接起来的生态。”

  “中国的工厂里,法国的机器为何没有德国多”

  参访过程中,法国青年常常对深圳的创意和产品,发出惊叹声。赞叹之余,他们有更深的思考——为什么法国企业与中国市场的融合度不如德国高?

  吉尔姆·笛波是巴黎政治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同时他也在法国总理办公室下属的法国战略智库担任研究员。

  在黑云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厂参观时,他发现,这个生产手机配件的工厂,所用的机器设备,大多来自德国和日本,法国的机器非常少见。

  吉尔姆·笛波决定把他的观察写入他准备呈交给法国政府的报告中,“我想要告诉政府,现在德国企业的产品在中国被广泛利用,我们也必须要做些什么,让法国的机器同样能为中国广泛所用。”

  吉尔姆·笛波的想法和路易斯·方丹所见略同。她在提交给“吴建民大使奖”的论文中写道:“尽管法国具有核能等科技上的潜力,但落户在中国的法国经济体仍属于少数。法国在中国的投资是德国在华投资的一半。”

  路易斯·方丹认为,存在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许多法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不熟悉中国市场。她从中国蓬勃发展的跨境电商中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对于一家小公司来说,来中国开设一个办公室确实不容易,但是通过跨境电商,同样可以拓展产品在中国的销路”。

  他从“旧”的东西里,看到了中法互学互鉴的空间

  “什么是发展?是不是拥有很多摩天大楼才是发展?”在与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交流时,吉尔姆·笛波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提出了这个问题,得到了对方的赞赏。

  “巴黎的建筑都很旧,那巴黎是发达还是不发达?但其实,‘旧’也可以很有内涵。用最新的手段来保存‘旧’的东西,那也是好的发展。”吉尔姆·笛波说,“好的发展,在于努力保存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再提升那些需要提升的东西。发展的目标,不应该仅仅将人们从乡村带往城市,也要想办法发展农村,让人们在农村内部就获得发展。”

  巴蒂斯特·格朗德克莱克也十分关心“旧”的东西。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他提问如何通过公益来保护中国的传统文化;在洛可可设计集团,他又追问,这家有能力将中国的设计公司开往国外的企业,是否做过推广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之所以如此执着,是因为他从“旧”的东西里面,看到了中法互学互鉴的空间。

  “法国在利用传统文化这一方面非常强。如果你仔细看那些著名的法国奢侈品牌,他们事实上都是利用了品牌的历史。我想中国可以在这一方面向法国学习。”在他看来,法国也有可以向中国学习的地方。比如,中国厂商对于用户需求的变化非常敏锐,能够快速做出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这值得法国借鉴。

  “我”能做什么

  在深圳每一处参访后,吉尔姆·笛波都会仔细地留下接待方的联系方式。这对于他来说,是宝贵的人脉。因为他已经打定主意,明年就要去香港发展,下一站便是深圳。

  15岁时,还在念高中的吉尔姆·笛波就决定学习中文,“当我放眼世界的时候,我看到未来正在中国上演。”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叫“任奇勇”,并且已经习惯他的中国朋友叫他“小勇”。

  “我的父母那一代,他们必须了解美国,所以每个人都想去美国。对我来说,如果今天的年轻人想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成功,他应该来到中国,并且应该了解中国。如果你想要去一个创新的中心,你必须来深圳。现在是时候向深圳学习了!”吉尔姆·笛波的这个想法,在参观黑云科技有限公司的时候更加具象化了。

  “黑云”之所以能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关键在于这家工厂从进货到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由一个手机App控制,工厂的流水线也采用了许多智能化设备。“这就像未来中国的一个例子——产品质量和自动化不断升级。”吉尔姆·笛波说。

  想要将自己的未来发展与中国联系起来的不止吉尔姆·笛波一个。丹尼尔·唐是一位法籍华裔青年,他说:“我不仅要成为在中国推介法国的使者,也要成为将中国推介给法国的使者。”

  巴蒂斯特·格朗德克莱克了解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他从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开放中看到了自己的机会,“比如我会考虑为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法国公司工作,也可以考虑为想要进入欧洲市场的中国企业工作。”

  在这些法国青年看来,中法企业之间可以合作的领域非常多:核技术、能源、国防科技、人工智能、绿色科技、移动支付……

  爱德华·斯泰纳对商业模式创新兴趣浓厚。他打算在中国探索一些创新创业的好点子,看看能否将这些创意带回法国。同时,法国的一些创新的商业模式,或许也可以带来中国,“比如一些法国咖啡厅开始采用按小时收费畅饮的经营模式。这套模式在法国和俄罗斯都有成功案例。或许也可以在中国试试看。”

  当展望未来的时候,让爱德华·斯泰纳感到幸运的是,“中国和法国之间有着良好的政治关系,同时在文化上也非常亲近”,在他看来,这无疑为两国进行文化科技的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从而让年轻人有了施展才华的空间。每个人都可以对“‘我’能做点什么”这个问题给出自己的答案。

编辑:韩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