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约收购编织惊天骗局 安徽鸿旭实控人身份被拆穿
来源: 反传联盟 | 2018-04-21 15:52:04

  要约收购编织惊天骗局,安徽鸿旭实控人身份被拆穿

  汇源通信要约收购方内部发生激烈争执。

  反传销网4月21日发布: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要约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安徽鸿旭”)及其母公司无锡鸿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无锡鸿旭”)存在注册地址不实的问题,实控人张兢资金实力与身份亦存在疑问。而且,张兢有关其收购了富临运业及野马汽车,并曾在浙民投要约收购ST生化时帮助过上市公司原控股方振兴集团的说法,也被振兴集团等当事方否认。

  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张兢宣称,其家族掌控上百亿元资产,控制多家上市公司,并拥有900多家汽车相关公司,2300家其他业务公司。“全是家族的企业,我们还有对银行持股。我们是做实业的,平时不太喜欢抛头露面。要不是这次要约,看不到我们的新闻。”但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张兢具体掌控了哪些企业,其均不愿正面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检索2075家民营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未见有张兢及其父亲张伟克的名字。

  根据公告,安徽鸿旭与乐铮网络今年2月4日达成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关系,并于次日披露要约收购汇源通信的计划,2月27日公布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但随后双方发生争执。4月17日,乐铮网络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安徽鸿旭不承担预受协议项下义务,极其不诚信。

  注册地址不实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安徽鸿旭注册地址不实。其披露的所在地为合肥市庐阳区荷塘路杏花国际广场B座1104户,但该地址实为安徽省兆隽物资有限公司与安徽苏牛康盛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所在地。工商资料显示,两家公司与安徽鸿旭并无关联关系。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不知道安徽鸿旭这家公司。同一楼层的其他公司员工亦称,没见过这里有安徽鸿旭这家公司。

 

 

  安徽鸿旭注册地实为两家贸易公司

  资料显示,安徽鸿旭成立于2017年4月27日,至今尚未开展实际经营,故无相应的财务数据。其母公司无锡鸿旭在2017年4月密集注册数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包括安徽鸿佰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安徽鸿固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安徽鸿旭轻型车身技术有限公司、安徽鸿旭汽车车身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安徽鸿超超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配套企业。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启信宝信息获悉,上述配套企业注册资本从1亿元到9亿元不等,但均无实缴金额。此外,这些注册资本上亿的产业链公司与安徽鸿旭注册地系同一地址。

  合肥市科技局工作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合肥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就设在我们单位,合肥市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我们都很清楚,没有听说过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公司。”

  针对早前媒体报道安徽鸿旭在2018年将实现新一代纯电动汽车的整车试制、甚至量产的说法,前述合肥市科技局工作人员表示,新能源汽车的资质审批机关是国家发改委,而生产新能源车还需要工信部审批。企业如果没有相关资质,不能生产新能源汽车。

  中国证券报记者查询国家发改委网站,截至目前,共有15家企业获得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未发现安徽鸿旭的身影。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合肥多家车企人士亦称,从未曾听说过安徽鸿旭这家企业。

  启信宝信息显示,无锡鸿旭的关联公司安徽华盛天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也在合肥,其股东结构与无锡鸿旭一致,两个股东也是张兢与朱骏秋。在华盛天龙注册地址合肥市高新区长江西路677号12楼1205室,中国证券报记者未找到华盛天龙公司。该楼层只有一家媒体与两家电商公司。

  除了安徽鸿旭相关公司存在疑点外,其母公司无锡鸿旭亦有“壳公司”嫌疑。4月15日,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无锡鸿旭注册地无锡市水车湾2号。令人意外的是,该注册地实际是一家名为“源自原坊健康食品连锁”的门店。该门店店主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其店铺占据水车湾1-2号,并没有听说过无锡鸿旭这家公司。

 

  无锡鸿旭注册地实为一家小商店

  “我们店的地址被很多公司注册了,经常有法院的人过来查。”前述门店店主介绍,他们已经在这里经营多年,一直未发生变动。上述说法在启信宝获得证实,在“无锡市水车湾2号”这一地址,共有132家公司进行注册。

  工商信息显示,无锡鸿旭成立于2015年12月22日,公司经营情况不详。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2016年-2017年分别两次将无锡鸿旭列入经营异常,理由是公司未在当年6月30日前按规定报送年度报告。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光英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注册地和日常经营地一致较为常见。收购人发布的注册地或惯常经营地信息与实际不一致,并不能完全说明公司在造假。但是,“收购上市公司过程中,收购人公布虚假的注册地或经营地,不管目的和动机如何,属于存在虚假陈述。这对收购进程可能带来不利影响。”

  王光英强调,收购人的地址信息不实,监管部门可能会要求说明。关于收购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内容,属于相对敏感信息,收购人或被收购上市公司一旦公布虚假信息,证监部门有权对其问责。收购上市公司,可能对上市公司董事会、股东会构成和投资者利益产生影响,给股价带来波动。

  说法被多方人士“打脸”

  关于外界对其资金实力的质疑,张兢回应称并不在意。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其家族掌控上百亿元资产,并控制多家上市公司,业务主要集中在汽车产业。不过,张兢的说法被多方予以否认。

  在汇源通信要约方发出《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前夕,一篇名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汇源通信或迎新生》的文章援引知情人士称,安徽鸿旭主营业务为电动汽车的研发和生产,其产品线涵盖汽车零部件及关键零部件70%的组件需求,近期已开始规模化研发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汽车。其关联公司在汽车产业链领域年营业额超200亿元。且通过关联公司的收购行为,已获得“整车制造牌照”。同时,安徽鸿旭将于2018年上半年完成新一代纯电动汽车的整车试制工作。

  与张兢有过接触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上文提及的获整车制造牌照车企系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哈飞汽车”)。“哈飞汽车是我的,目前公司实控人于松涛与我是代持关系。”张兢称,其拥有900多家汽车相关公司,2300家其他业务公司。“全是家族的企业。”

  乐铮网络总裁蒯乐则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当时通过中间人介绍获悉张兢拥有哈飞汽车,对其实力产生了信心。

  中国证券报调查获悉,哈飞汽车存在失去整车制造资质的风险。按照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的要求,4月9日,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对于《公告》内企业进行了汇总,拟将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摩托车生产企业名单(按合格证上传数量统计)上报工业和信息化部。在具体的整车生产企业名单中,即包含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我们是从长安集团手里弄来的资质,长安在那个牌照公司持股10%,我们找人代持90%,法人是于松涛。”张兢表示,其资金当时已经到位,先解决相关债务问题。结果资金支付后,于松涛消失了。“被于松涛搞得焦头烂额,他的搅和造成我们资质没法展期。”

  对于张兢的说法,接近哈飞汽车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张兢是2017年年底以一家安徽新能源电池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与哈飞汽车谈合作,其称要拓展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但见面过后再无音讯。“后来我们听朋友说,张兢利用哈飞汽车的名义到处谈项目,谁知道这次他竟然去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此外,中国证券报记者辗转联系长安集团战略部、品牌部等多个部门,但上述部门均表示不了解张兢与长安集团的商业往来。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张兢的电子名片显示,其职务除了安徽鸿旭的身份外,亦是哈飞汽车副董事长。其中,名片显示哈飞汽车在上海有设立办事处,地址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长清北路51号中铝大厦15-16层。而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中铝大厦却未能找到该公司。大厦前台工作人员称15-16层尚未开始启用。

 

  中铝大厦目前仅启动12层

  “我们还有三张汽车制造牌照,还收购了另外一家,公司比较大,就在四川。”张兢称。与张兢有过接触的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张兢所称的四川车企就是野马汽车。“他曾向我说过,他马上要全部拿下富临运业及实控人安氏家族控制的野马汽车,成都市政府还希望他后续将四川汽车工业公司的牌子重新扛起来。”蒯乐亦称,张兢也介绍过其控制野马汽车的说法。

  而富临运业方面对此说法予以否认,仅表示确与张兢有过接触,但未形成任何实质性合作。

  此外,张兢宣称参与多家上市公司的要约收购,包括罗普斯金、ST生化。“对罗普斯金要约收购当时已在进行中,但后来因为政策变化导致无法实施。而在浙民投要约收购ST生化过程中,我还帮助过振兴集团的老史。”

  对此,中国证券报记者向振兴集团创始人史珉志及董事长史跃武进行求证,两人均表示称从未听过张兢的名字。而与振兴集团有深度往来的人士亦给出相同说法。

  在采访中,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询问张兢具体掌控哪些企业,其均不愿正面回应。

  实控人身份信息成疑

  中国证券报获得的两份简历信息显示,张兢的身份履历存在诸多矛盾之处。

  在招聘社交平台领英,张兢的履历包括FastMedicy Fund SGP、Horsewing Cci Capital Ltd.HK、天宝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无锡市鸿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职务均为董事长。业务包括地产、金融(并购重组)、医药投资、汽车产业链投资、精细化工投资。其中,张兢履历中出现的天宝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港股上市公司天宝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天宝集团”)名字近似。该公司于2015年上市,但其招股书和历任高管团队均不见张兢的身影。

 

  安徽鸿旭在其履历中被冠为中国首家登陆A股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张兢是否在上市公司有过任职,其首先进行否认。而记者强调包括内地与香港两地时,张即改口称其在香港一家上市公司有任职,但不愿公布公司名称。“我们是做实业的,不愿意太高调,用的是我在国外的一个名字。”中国证券报记者无法证实张兢所称的上市公司是否是天宝集团。

  另外一家招聘平台赤兔网,张兢履历从5家“缩水”至2家,分别为香港鸿旭地产集团和无锡鸿旭。蹊跷的是,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香港公司注册处电子查册服务查询,未发现香港鸿旭地产集团的注册记录。

  张兢的学历信息也存在矛盾之处。领英资料显示,张兢2009年-2012年在南京大学攻读EMBA,2011年-2013年则在交通大学安泰EMBA深造。而赤兔网则显示,张兢在2012年7月-2014年5月在南京大学攻读MBA,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信息。(本报记者崔小粟郭新志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韩振华